首页 法律咨询 专业律师 移动端
网站导航
律师加盟热线: 400-678-1488
全国 [切换]
当前位置: 法律快车> 全国律师> 拉萨律师> 黎敏华律师> 亲办案件> 案件详情

某公司确认合同效力纠纷案

陕西某公司确认合同效力纠纷案

  黎敏华律师     康昆成律师

【案情简介】

陕西某公司与2015520日与西藏某部队某项目某标段签订工程承包合同,且成立了该工程项目部,项目部经理为李某,朱某项目部负责人之一,陈某为项目财务负责人。合同签订后,项目部以公司名义聘用了侯某1为质检员,秦某为材料员(与侯某1为夫妻关系),且制作工牌和项目部工作人员公示栏。公司为项目部人员制作工资表,且根据工资表发放了部分工资。

2015年1118日,候某1与侯某2(侯某1的侄子)合伙与项目部经理签订了一份《劳务协议》,协议由侯某2代侯某1签署完成,协议除约定履约违约金30万元外,同时侯某1需向项目财务负责人交纳30万元保证金(协议签订后保证金交付完毕),项目部大部分劳务应交由候某1与侯某2完成,其中材料由公司予以提供,但施工过程中,公司确要求侯某1垫付部分油费和材料款,该劳务具体有秦某监管完成。

《劳务协议》履行过程中,项目部违反协议约定,将本应当约定由侯某1、侯某2完成劳务交由第三方完成,故双方就劳务结算等方面产生争议,陕西某公司(原告、被反诉人、上诉人)遂以候某2(被告一、反诉原告)、侯某1(被告二、反诉原告)为被告向拉萨市城关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以陕西某公司没有授权项目经理签订《劳务协议》且后期亦无追认为由,主张该协议无效。侯某1、侯某2则提起反诉,具体反诉请求包括:一、解除双方签订的《劳务协议》;二、反诉被告向反诉原告退还保证金300000元、支付劳务欠款55080元、支付燃油费5000元、赔偿违约金300000元、赔偿误工费280280元,共计1439360元。

一审法院审理判决后,陕西某公司不服,上诉至拉萨市中级人民法院,要求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二审法院最终维持原判。

注:关于涉案秦某、侯某1的工资结算争议,则通过劳动仲裁程序予以解决。

【代理意见】

我们认为,本案系确认合同效力纠纷,主要争议焦点为合同是否有效,以及主张合同效力存在与否的理由与事实确认。具体而言,包括:(1)《劳务协议》的签订是否真实有效;(2)侯某1、秦某与陕西某公司之间的劳动关系认定;(3)劳务承包协议的性质确认,即应正确认识建设工程分包和工程劳务分包的特征和性质、外部承包合内部承包的特征与性质。

第一部分  关于本诉

一、代理人认为,双方签订的《劳务协议》真实、合法有效,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采取内部承包是建筑行业内通行的合法形式,原被告均应当按约定履行,事实上被告从签订合同后,一直在积极履行。

(一)从被告身份来看,侯某1作为公司的内部职工,具备内部工程(劳务)承包资格,而侯某二仅为侯某1、秦某的合作人,在合作事宜上,侯某2也给了侯某1、秦某相应的授权。

(二)原告的项目部作为公司驻地代表,是有权代表公司签署相关合同的。 

根据建设部颁布的《建筑施工企业项目经理资质管理办法》第2条规定,项目经理是企业法定代表人委托对工程项目施工过程全面负责的项目管理者,是建筑施工企业法定代表人在工程项目上的代表人。第6条规定,项目经理在工程项目施工中处于中心地位,对工程项目施工负有全面管理的责任。

(三)从原告的签章、转款行为来看,原告对内部劳务承包一事是知情的,认可的。

根据2009827日修正后的《民法通则》第六十六条第1款规定:“……本人知道他人以本人名义实施民事行为而不作否认表示的,视为同意。”《合同法司法解释(二)》第十二条规定:“无权代理人以被代理人的名义订立合同,被代理人已经开始履行合同义务的,视为对合同的追认。”

(四)退一步来看,即使原告对《劳务协议》不知情,也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根据建设部颁布的《建筑施工企业项目经理资质管理办法》第26条规定,项目经理是具有项目经理资质的企业职工,其受企业法人委托从事项目管理工作的施工企业代表人。可见,项目经理对于施工企业来讲是履行合同代表,对合同相对人来说,而项目经理签章签字不需要授权,在合同相对人来看本身就代表了施工企业,原告依法应当承担其法律责任。

二、原被告自愿签订的《劳务协议》,系公司内部承包合同,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是合法的,这与《建筑法》中的工程(劳务)分包在法律上是存在本质区别的,内部承包行为并不为法律所禁止。

首先,内部承包合同在主体上具有特殊的限制性,即仅限于建筑企业与其内部承包人;其次,内部承包合同中双方的民事行为没有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禁止规定,当事人的契约行为应该合法有效。再次,内部承包并不是专属与建筑法的概念,在《建筑法》中没有相关的规定,其法律依据是《民法通则》和有关规定;内部承包是有资质的施工企业内部行为,无涉资质问题,承包人取得的是承包费,并非工程款;内部承包协议中,双方当事人都是建筑企业内部的员工,主体要求比较模糊,项目经理部和班组可以签订内部合同,在内部承包中,技术指导、管理等来源于公司。故,原被告签订的《劳务协议》真实、合法有效。 

第二部分  反诉部分

一、在本诉的基础上,反诉人认为双方签订的《劳务协议》真实、合法有效,双方应本着诚实的态度按协议约定履行,违约方应承担相应责任。

(一)本案《劳务协议》签订后,反诉人及时于201645日依约入场,直至被反诉人于2016622日逼迫反诉人撤离施工场地,这期间,按照被反诉人核实、确认的劳务工资发放标准,被反诉人应当向反诉人发放的劳务工资(45日至622日)共计754080元,扣除已支付20万元故被反诉人应按照双方约定支付554080元的劳务欠款。

(二)在签订《劳务协议》后,被反诉人无故要求反诉人撤离施工场地,系根本违约,恶意毁约,依法应当承担《劳务协议》约定的违约责任。即被反诉人应按照《协议》约定向反诉人赔偿30万违约金损失。

(三)在签订《劳务协议》后,反诉人按照约定向被反诉人支付了30万元的劳务保证金,该款由被反诉人财务负责人陈某进行收取,且出具了收款凭证,同时被反诉人向反诉人出具了一份返还保证金的承诺书,但至今尚未返还,故被反诉人依法应当及时向反诉人返还30万劳务保证金。

(四)被反诉人违约后,曾承诺于2016810日前支付相关款项,但几十名劳务人员为了争取拿到拖欠劳务费和误工费,四处奔波,向有关部门强烈反应。反诉人不得已,只好四处筹钱,提前支付劳务人员巨额劳务费、误工费。故该误工费系被反诉人违约造成,被反诉人依法应向反诉人支付280280元的误工费。

(五)反诉人在提供劳务的同时,还向被反诉人垫付油费5000元,被反诉人依法应当向反诉人支付该笔油费5000元。

二、关于原告(被反诉人)申请鉴定一事,被告(反诉人)认为,双方约定的劳务内容不明确,且所有的劳务成果已经基本被后期施工或损毁、或覆盖,不具有鉴定的现实性、可操作性。

被告(反诉人)承包的劳务内容系原告(被反诉人)投标工程的所有劳务,即使原告临时要求提供劳务时,被告都应当配合,很多临时性劳务是不具有鉴定客观性、现实性的。原告在违约后,很多劳务作业已经被原告非法分包后掩盖或损毁,故原告(被反诉人)申请鉴定一事,不具有鉴定的现实性、客观性、合法性,被告(反诉人)是反对鉴定的。

【判决结果】

一审法院判决如下:

一、陕西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向侯某2、侯某1退还保证金30万元。

二、陕西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向侯某2、侯某1支付劳务欠款504080元。

三、陕西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向侯某2、侯某1支付燃油费5000元。

四、驳回陕西某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五、驳回侯某2、侯某1的其他诉请请求。

二审法院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裁判文书】

一审院认为,本案中首先应确认该《劳务协议》的相对方。案涉《劳务协议》甲方处加盖了陕西某公司项目方章,项目部是工程施工单位为完成某一具体项目的施工而特定成立的一种管理部门,对施工单位而言,其仅仅是个临时职能部门陕西某公司项目部不具有独立的主体资格,其相应的民事权利义务应由陕西某公司承担。该协议上侯某2的签字是由侯某1代签,但侯2对该签字行为及内容均予以认可,陕西某公司亦主张侯某1、侯某2均为该合同的相对方。因此,本院确认该《劳务协议》的相对方为陕西某公司与侯某1、侯某2。该《劳务协议》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未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本院予以确认。对于陕西某公司主张该协议是无效协议,李某无权代表陕西某公司对外签订协议,且陕西某公司某工程施工项目部的方章仅限于公司内部使用,对外不产生效力的意见,本院认为,首先该协议甲方处不仅有李某的签字还加盖了陕西某公司项目部的方章,并在方章上明确印刻了某工程,与本案涉及的工程项目名称一致。其次项目部并不具有独立的主体资格,其相应的民事权利义务应由陕西某公司承担而陕西某公司对该项目部方章的真实性未提出异议。再次从工程宣传栏、施工公告内容及陕西某公司诉称中自认的内容可以认定李某系山西某公司的工作人员,其在该协议上签字的后果应由陕西某公司承担,综上,对陕西某公司要求确认《劳务协议》无效的诉讼请求,本院依法不予支持。

针对侯某1、侯某2要求判令解除《劳务协议》的诉请,本院认为,首先双方在签订劳务协议后最终并未形成劳务清单即侯某1、侯某2的劳务范围在本案中并不明确,因此本院认为,在双方进行最终结算,侯某1、侯某2退出现场时该《劳务协议》就已经履行完毕,双方的权利义务事实上已终止,并不存在需要再次解除的问题,故对侯某1、侯某2的该项诉请本院依法不予支持。针对侯某1、侯某2要求陕西某公司退还保证金30万元的诉请,本院认为,侯某1、侯某2依约在20151118日向陕西某公司缴纳了30万元保证金。20161118日陈某在该收据上写明:“此款用于某工程项目,情况属实,同意陕西某公司退还”。虽然并未在该收据上加盖陕西某公司印章进行确认,但首先施工公告明确载明陈某为该工程现场代表及财务人员,其次陈某、郑某及陕西某公司项目部于201694日共同向侯某1、侯某2出具了承诺书,承诺在930日之前将保证金一次性退还,并加盖了陕西某公司项目部方章,该行为可以认定为是对退款事实的认可。虽然陕西某公司起诉时还未到约定的还款期限,但直至案件开庭审理时陕西某公司仍未将保证金进行退还,现退还期限已过,陕西某公司理应将该保证金予以退还,侯某1、侯某2的该项诉请,与约相符,于法有据,本院依法予以支持。针对侯某1、侯某2要求陕西某公司支付554080元劳务欠款的诉讼,在双方签订的《劳务协议》上约定了劳务款项的支付方式,但陕西某公司对款项的支付时间未提出异议。现侯某1、侯某2要求其支付劳务欠款的主要依据为2016810日由陕西某公司现场代表及财务人员陈某签字确认的《西藏某工程项目民工工资表(总评班组)》,虽然该工资表上未加盖公司印章,但从施工公告图片及承诺书等证据上可以确认陈某系陕西某公司工作人员,且陕西某公司认可其已依据该结算内容向侯某支付部分工人工资,现侯某1、侯某2以该结算单位依据要求陕西某公司支付剩余工人工资,具有相应事实和法律依据,陕西某公司理应按照结算内容向侯某1、侯某2履行支付义务。但根据陕西某公司提交的证据可以证实其已经向侯某1、侯某2支付了25万元劳务款,虽然侯某1、侯某2主张的5万元是应陕西某公司的要求已支付给陈某,但未提交任何证据证明其已经将该5万元支付给陈某,也无证据证明是应陕西某公司的要求,在其自认确实收到25万元款项的前提下,理应将该5万元予以扣除,故对侯某1、侯某2的该项诉讼,本院依法予以部分支持。虽然陕西某公司辩称陈某是案外人,支付部分工人工资是其迫于维稳压力而支付的,并不代表对结算单认可,但未提交任何证据证实该辩解意见,故对该意见本院依法不予采信。针对侯某1、侯某2要求陕西某公司支付燃油费5000元的诉请,陕西某公司同意支付该笔款项,故对该项诉讼本院依法予以支持。针对侯某1、侯某2要求陕西某公司支付违约金30万元的诉讼,其主张在履行协议的过程中陕西某公司强制将工人赶出工地,不允许其继续履行合同,属违约行为,但在本案中无证据能够证实陕西某公司确实存在强制清场的行为,且双方签订的《劳务协议》中对侯某1、侯某2应当完成的工程量并未进行明确约定,最终也未形成协议中所谓的清单,因此即便陕西某公司存在让其立场的事实,也不能直接证实该行为属于违约行为,在无法证明陕西某公司存在违约事实的情况下,对违约金的诉讼本院依法不予支持。针对侯某1、侯某2要求陕西某公司支付误工费280280的诉请,在侯某1、侯某2并不能证明陕西某公司存在违约行为的前提下,亦无法证实该误工费是因陕西某公司违约所产生的。故对该项诉请本院依法不予支持。侯某1、侯某2应自行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

综上所述,对陕西某公司要求确认《劳务协议》无效的诉讼请求,本院依法不予支持。对反诉原告侯某1、侯某2要求解除《劳务协议》的诉讼,本院依法不予支持。对侯某1、侯某2要求陕西某公司退还保证金30万元及支付燃油费5000元的诉讼,本院依法予以支持。对侯某1、侯某2要求陕西某公司支付劳务欠款554080元的诉请,本院仅支持504080元。对侯某1、侯某2要求陕西某公司支付违约金30万元及误工费280280元的诉讼,本院依法不予支持。

二审法院认为陕西某公司上诉请求不成立,应予以驳回;一审判决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

【案例评析】

l关于内部劳务承包合同效力的认定?

一、内部承包合同暂无《建筑法》依据建筑企业内部承包合同,是指建筑企业与其内部职工之间约定建筑企业许可内部职工在企业资质范围内组织人员、物资及资金等众多施工因素完成一定的任务,内部员工须独立核算自负盈亏,并向企业缴纳管理费的合同。
  二、内部承包合同意思真实合法的有效尽管内部承包协议在《建筑法》及相关法规中没有明确法律依据,但是根据民法的一般原理以及《合同法》规定,如果当事人的民事行为没有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禁止规定,当事人的契约行为应该合法有效。
  三、内部承包合同一般适用合同法内部承包合同在执行中发生争议的一般应当适用合同法。在相关涉及劳动内容的事项中,适用劳动合同法。
  四、内部承包合同适宜不能分包的主体结构工程在主体结构施工中,建筑企业以项目经理部作为发包人并称为甲方,以施工班组做分包人并称为乙方,签订分包合同。这种做法不妥当,混淆了内部承包和分包这两种不同的法律关系。
  五、内部承包在主体结构施工中优于劳务分包在主体结构施工中,项目经理部和施工班组签订劳务分包合同,该做法是不恰当的。
  六、内部承包不构成违法分包内部承包合同有时候会被质疑为违法分包,这种说法不正确。
  合法分包必须具备两个条件:1、发包人同意;2、分包人具备资质。这两个条件中,有一个不具备都构成违法分包。

内部承包合同从这两个条件判断,不涉及违法分包。首先,内部承包合同约定的是总承包人的内部任务分配事宜,合同的一方是项目经理部,另一方是施工班组,双方属于隶属管理关系,不涉及发包人同意问题。第二,有无资质是施工企业的问题。而内部承包合同的双方是项目经理部和施工班组,两者同样隶属于施工企业。只要施工企业有资质,则项目经理部和施工班组不存在资质问题。所以,合法的内部承包协议不构成违法分包。
  七、内部承包不构成转包,内部承包合同有时候会被质疑为转包,这种说法不正确。
  八、总结综上所述,本文针对内部承包有关问题有如下观点:
  (一)内部承包虽然没有法律明确规定,但是意思真实且不违反法律规定的内部承包协议合法有效。
  (二)内部承包合同一般适用合同法,在涉及劳动内容的事项中属于劳动争议,适用劳动合同法

(三)在主体结构工程中适宜使用内部承包合同,不可签订分包合同。
  (四)本公司施工班组能签订内部承包协议,不能签订劳务分包合同。
  (五)合法有效的内部承包协议不构成违法分包。
  (六)如果合同双方隶属于同一个用人单位,则内部承包协议不会构成转包。

l 项目部印章的效力?

盖有项目部印章的合同或其他文件的效力,并不取决于项目部印章本身,而是取决于持章人所得到的授权权限。

二、在司法实践中,一张盖有项目部印章的合同,被法庭认为对双方具有约束力的判例比比皆是。但这些判决实际上来源于另外两种无权代理情况的特例:一个是默示追认,一个是表见代理。

    2009年827日修正后的《民法通则》第六十六条第一款规定:“……本人知道他人以本人名义实施民事行为而不作否认表示的,视为同意。”《合同法司法解释(二)》第十二条规定:“无权代理人以被代理人的名义订立合同,被代理人已经开始履行合同义务的,视为对合同的追认。”

【结语和建议】

建设工程领域内相关纠纷系民事争议纠纷中最为典型的民事纠纷类型,具有案件普遍性,正确定性纠纷性质是解决争议的前提,建设工程纠纷中内部劳务承包合同的正确定性正是本案争议解决的前提条件。事实认识正确,是法律适用的基础,法律正确适用是实现案件公平正义的保证。

当前,社会发展正处于关键阶段,正确处理社会建设中最为典型的、最为普遍的建设工程系列纠纷,有利于化解社会矛盾,维护社会稳定,尤其在国家西部发展建设过程中,建设工程纠纷的正确处理具有更强的社会实践意义。

注:以上内容由黎敏华律师提供,若您案情紧急,法律快车建议您致电黎敏华律师咨询。
服务地区:西藏 - 拉萨
专业领域: 债权债务 民间借贷 常年法律顾问 刑事辩护 工程建设 离婚 交通事故
手机:139-8991-4929(接听时间:8:00-21:00)
非接听服务时限内请:在线短信咨询

在线咨询黎敏华律师

用户评价更多>>

  • 服务态度: 5.0

    度: 5.0

    谢谢

    来自西藏-拉萨用户2018-08-2908:32

  • 服务态度: 5.0

    度: 5.0

    感谢陈律师的解答

    来自西藏-拉萨用户2018-06-1519:00

  • 服务态度: 5.0

    度: 5.0

    谢谢

    来自西藏-拉萨用户2018-06-0513:38